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信息 > 详细内容

解谜琉璃瓦

发布时间:2019-02-15 来源:http://www.zghuamo.com/news/15.html
配方之谜

雄伟的故宫,金灿灿的琉璃瓦伴着岁月的流失黯然失色。当年的烧制工艺已无法考证,如何才能令这些国宝级文物重现盛世辉煌?望着手中斑驳不堪的琉璃瓦,故宫博物院科技部研究员苗建民、王时伟有些一筹莫展。
翻阅参考文献,苗建民读到了一些有关琉璃瓦配方的零散记录:长石、云母、石英、方解石……这些文字是否真实?如今无人考证,也不得而知。

由于故宫博物院设备不全,研究人员决定利用社会上的仪器来透视琉璃瓦的“内心世界”。

七次来沪,反复实验,有关琉璃瓦配方与烧制工艺的谜团被一一解开。在上海计量测试技术研究院理化分析室,记者看到了一组晶莹剔透的照片:珊瑚丛般的是长石,层层梯田状的叫云母,泛起阵阵涟漪的是石英……室主任盛克平工程师一边向记者展示着琉璃瓦复杂的内部结构,一边讲述着拍照过程:“具有穿透力的电子束先是将瓦片的‘五脏六腑’扫了个遍,再由镜头将它们放大二三千倍时的模样定格,原理类似B超检查。”当瓦片被放大到500倍时,釉和胎的交界处已清晰可见。根据瓦上裂缝的走向,研究人员得以分析釉脱落的真实原因。

盛克平告诉记者,发现莫来石令苗建民颇为兴奋。因为,一些在陶瓷中呈现的特殊晶体就好比烧制工艺的标记,莫来石的出现表明古人制瓦的温度达到摄氏950度以上。


工艺之惑

尽管这成千上万片琉璃瓦片片饱经风霜,但在每片瓦胎背面,制瓦的年代仍清晰可辨:雍正八年、乾隆三十年、嘉庆五年……甚至还有民国时期。仔细端详,研究人员发现,不同年代烧制的琉璃瓦品质参差不齐。

顺藤摸瓜,研究人员在瓦胎中发现了许许多多的孔洞,最多的占了整块瓦片体积的44%。遇上雨天,瓦胎中的孔洞就会“张开小嘴大口喝水”;到了冬天,水凝成冰,瓦胎势必一点一点膨胀。不巧的是,釉属于玻璃体,几乎没有透气孔,无法跟着瓦胎一同“吹气球”。等到了极限,它只好选择“粉身碎骨”,导致裂缝产生。这就说明,孔洞的多少直接关系到琉璃瓦质量的好与坏。

另一方面,常年的日晒雨淋又使琉璃瓦周而复始地热胀冷缩。这一胀一缩,需要胎与釉的默契配合。如果两者缩胀时使的力气不同(即热膨胀系数不等),就会相互排斥,导致釉表面出现龟裂纹,时间久了,自然要剥落。研究发现,乾隆三十年烧制的琉璃瓦,其胎与釉的热膨胀系数配合得相当准确,这就是它们至今完好的秘密所在。

修复之法

研究工艺并非为了重新制瓦。相反,为了珍藏这段弥足珍贵的历史,研究人员决定保留老胎,重新上釉。苗建民告诉记者,紫禁城建造于明清年间,到现在,明代琉璃瓦已很难找到。要知道,老瓦胎承载着几百年中华文化和丰富的技术内涵,其研究价值无法估量。如直接用新瓦取代老瓦,那么焕然一新的故宫可能只是一座古代宫殿的模型。

反复推敲,研究人员证实,残留在瓦胎中的过多孔洞是由于烧制时的火候未到。于是,他们试着给老瓦加温复烧。果真,多余的孔洞在高温下一点点减少。多次试验,大家把回炉温度控制在摄氏1050度至摄氏1100度之间,即比原先的烧制温度高出摄氏50到摄氏100度。此时,再次出炉的瓦片其各项物理参数都不同程度得以改善。

烈火中,瓦胎一片接一片地获得新生。而在另一个实验室,研究人员正以乾隆三十年间的精湛工艺为参照,加紧破解釉的配方。只要胎与釉的热膨胀系数尽可能匹配,新生的琉璃瓦就能在岁月中“永生”。

故宫大修预计投资20亿

故宫大修工程始于2002年10月17日,预计投资19.52亿元人民币。

此次大修是自1911年辛亥革命以来,故宫的首次整体修缮。维修的范围之广、规模之大、时间之长、花费资金之多,是自1420年故宫建成后前所未有的。

不仅如此,这次大修也是故宫历史上最细致的一次修缮,力求从细节上恢复故宫原貌。比如,地砖上坑洼的地方、城墙内侧被严重侵蚀的地方、石雕上的裂缝等等,全都要一一加以整修。

岁月的流逝让琉璃瓦黯然失色。
技术支持:重庆网站建设 Powered by 筑巢 热门城市推广: 四川 贵州 云南 备案号:渝ICP备17014014号-1
老火锅加盟 珠江钢琴